天涯过后又天涯——海南游记
来源: 编辑者: 浏览:197 次 发布:2010-12-16 14:34:34
(一)在路上
  
   这个月中旬,老公告诉我要去海南旅游,我接着把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儿子,没想到儿子当晚就象上了发条一样精神,夜里11点还嚷着要等爸爸回来就去坐飞机。等老公半夜到家,他照着已经睡熟了的儿子的屁股上来了一巴掌,幽了一默:“到梦里去坐飞机吧!”
  
   当然,接下来的日子是难熬的,我和儿子一样盼望着出发那一刻马上到来,我们一面按部就班象往常一样度日子,我又一面到天涯的海南e家版块搜索点信息,好做到心里有数。在那个版块,我看到了大量的让人滴答口水的特色美食,和从来没见过听说过的水果;但,对于海南的历史,文化,无从查起,我想,也许,只有真正踏上那片土地之后,才能感受到海南独有的风情吧。
  
  
   我们那一批大多是一家三口同时出游,孩子比较多,所以较为有趣。孩子们都是第一次坐飞机,本来没在一起玩过,不一会,就成了好朋友,这一点,真的让我羡慕。儿子呢,玩累了,就眨巴着小眼睛,也不吭声,拉着我的手,成了名副其实的小尾巴。
  
   出行的时候,天气很好,我们坐中巴到遥墙机场,8点钟飞机准时起飞。儿子上了飞机不仅不紧张,还象猴子一样上窜下跳,幸好,我们一家坐在一起,还经得起他折腾。当飞机越升越高的时候,儿子嚷着要靠在窗口看那些好大的“棉花糖”。我则抽出《新航空》杂志,漫不经心地打发时间。当看到城市咖啡版块 赫然登着天涯杂谈上三位写手的文字时,我不禁有些吃惊,依次是珠默的《奔赴与逃离》,绒布的《天天天真》,玻璃唇的《文化隆胸》。于是,我再次认真读过曾经在网上读过的文字后,扯起老公的耳朵,大谈我在天涯论坛的趣事,这时候,我几乎忘记,老公是极不赞成我上网的,更不喜欢听我讲网络中的事情。然而,我忘乎所以地唾沫乱溅,口水乱飞,巴不得立马把他改造成天涯社区的忠实网民,也省得以后我被唠叨了。任何事情,都有因有果,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机缘,网上如此,生活也是如此。这,对我的海南之行,又增添了一点嚼头。


  (二) 异乡人
  
  
   随着广播里空姐柔媚的声音,我们到达了海口的美兰机场。一出机场,老公惊呼海口的天瓦蓝瓦蓝的,云彩瓦白瓦白的,看到的本地人的肤色,都是瓦健康的棕黑色,我懊悔忘了来的时候,临时在网上泡个海口靓妹,来机场举个牌子,写上“欢迎一片狼籍到海南扫荡”,一定很让老公羡慕。看着那些南国特有的棕榈树,椰子树,就象我们北方的杨树,槐树,梧桐树一样随处可见,我们刚开始觉得新鲜,时间久了,也就觉得习惯了。导游自称姓朱,说叫他小朱就可以,惹的我一阵坏笑,他说了一堆欢迎词,让我切实感到了我们不过是来海口的一群异乡人,可能浮光掠影地匆匆看过一眼,站过一站,就会对这个城市说再见了。
  
   因为我们这个团分两批来的,我们先来的还要等后面的那些人,所以先在汇通酒店安顿下来,我忽然想起在海南E家版块扫到一眼好象15号下午3点在某个地方有个网友座谈会什么的,唉,要是知道我的时间这么充足,不如溜达着去了,或许还能看到在网络中比较知名人士,怎奈,我左手儿子,右手老公,只好先安分地扮演老妈加老婆的角色比较符合人意。
  
   老公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休息了大半个下午,拉着我和儿子去逛街。儿子好象没有转个时差来,嚷着累了要回去,我们在顺着着马路走了一段之后,就要回酒店了,沿途,在一个很生活化的小巷子里,看到一群人,坐在桌子旁边,吵吵嚷嚷地在高谈阔论,看到旁边的一个牌子,才知道原来他们在喝茶,奇怪的是,桌子上没有其他吃的东西了,也没看到女人,难怪听说海南的女人最苦,什么都做,而男人最爽,找个地方喝茶,倒也清闲自在。老公看到路边一个卖椰子的,就要了两个,大口大口的喝起来,冰镇的真好喝,插一个吸管,象喝饮料一样,夏日的躁热,瞬间,随着那清凉的液体滑入体内,顿觉凉爽了许多。这是我们家唯一一次的走入海口居民区的片段,在以后的几天里,马不停蹄地奔波游走,反倒失去了这种悠闲的境界,毕竟我们是在有限的时间内,要游历具有特色的地方,所以,我认为,走到一个地方,如果不能和当地人一样过一过当地普通人的生活,就永远是游客,也永远体会不到当地的风土人情。
  
  
   从第二天起,我们开始了匆忙地奔赴,就象后面有追兵,也象前面有宝藏,朱导风趣地告诉我们,大家要爱护我们乘坐的大巴,就象爱自己的家一样爱它,因为我们在车上呆的时间,比在旅馆呆的时间还要长,我听后狂倒,那我们不就象一群吉普塞艺人,坐着大篷车到处流浪么?唉,命苦命苦。
  
   博鳌亚洲论坛,是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亚热带风光,当我发出“这里的绿色真绿”的感叹时,就有人笑我的语言表达有问题,可,没有更好的词汇来替代它,我想。参观完会址,我们乘船到水城的对面,踩着细软的沙滩,体验真正的海,显然孩子是最喜欢玩水的,儿子要老公抱着他学狗泡,因为浪大,再加上我两都是旱鸭子,所以,不敢让儿子太放肆,导游说我们到了三亚还有玩海的机会,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博鳌小镇,走向下一个景点。
  
   我们第二站是到万泉河漂流,这足够让那些小孩子们发挥天性的时候了,也让已经成年的我们找回昔日的童趣——打水仗。我们穿上廉价的雨衣,一人发了一个水枪,开始互相攻击。我上了漂流筏才发现,我们这个船上的都是老弱病残,回头找孩子他爹的时候,他们那只船上已经有人发起水一般的攻击了。儿子天生喜欢战斗,笨手笨脚地他不知道如何使用水枪,后面,那个上小学的小姑娘已经被水呲的掉眼泪了,我只好先培养我的小枪手,让他掌握如何运用他的武器,不久,儿子便得意地嗷嗷乱叫,他不知道谁是敌人,可是已经被攻击的满面是水了,他也不气馁,看到我们船上的一个家伙居然朝他老豆开枪,就对准那人的屁股来了一枪,然后,很有成就感地冲那家伙喊“你敢打我爸爸”,让我感动地不知说什么好。也只有我们这一批人打的起劲,也许是孩子多,特别是男孩子挺多的,加上几个都当老爸的人也是有名的捣蛋包,所以,我们疯得挺欢,下船的时候,大家的衣服都湿透了。
  
   吃过午饭,我们开始了另一个据点的征程。
  
   坐在车上,听朱导介绍海南的种种趣闻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他称此为旅游知识的增长,我很赞成,当他用较优美生动的语言,讲述类似名人的典故,讲述海南人的辛酸,讲述海南曾经作为朝廷流放罪人的地方,远在天涯,不受朝廷重视,讲述海南日渐蓬勃的旅游业,农业,海产品,等等,等等,我想,出来旅游,也不仅仅是旅游,不仅仅你买了件写有“天涯海角”等字眼的纪念品,土特产,而更多的,应该了解当地的风俗,了解这片土地曾经的苦难,和了解它未来的发展,这才是旅游的真正收获。
  
  
   我个人是不喜欢人为的东西,这也许是受老公的影响,所以去野人谷,听导游讲的挺神秘的,以为那里的野人跟成龙演的《我是谁》上的土著人差不多,所以,很害怕,谁知道坐缆车上去以后一看,那些女野人个个浓眉大眼,丰满俊俏,哪是野人啊土著,简直就是土生美女,不过那些土美女还真和我们的审美标准不一样,比如,我对门长的是标准的山东大汉样,身高体胖,还黑不溜秋的,居然被那些女人拉住,有搂着的抱着的,挣着跟他合影留念,临走的时候,还有个小姑娘摸着他的微微隆起的啤酒肚不放手。嘿嘿,那些美女可不知道对门的老婆可是一个刚烈女子,要是看到他老公差点被留在野人谷当了“压寨男人”,和她的女儿一个人对付多个,就把女野人给办了。那里的村落,一定曾经有所谓的海南式土著人住过,但现在,已经变的很商业化了,让人体会不到野人的淳朴,反而有点迎合现代社会的意味,有点人失望。
  
   还有后来的梨村苗寨,泰国红艺人表演,南湾猴岛,海南茶艺文化,南山文化风景区,还有所谓的种种购物地点,都让我感受到了作为异乡人的我们,很难深入了解海南人的生活,不停的游走于设定好的线路上,被动的游走,被动的掏钱,被动的购物,千篇一律的旅游模式,不能让游客情不自禁地喜欢这个地方,以海南的水果资源,以海南的水产品资源,以海南的自然风光,足够吸引住诸多异乡人的视线的,为什么,我听得,身后,一声轻轻地叹息??


  (三)天涯过后又天涯
  
  
  
   到海南,一定去三亚,也一定会去天涯海角。
  
   老公在路上就说,他要去潜水,我经小朱的鼓动,特别是他的说词非常地打动我心,他说,人们最向往的事情无非是上天下海,飞上太空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但是,潜入海底,走入那个神秘的海底世界,只要有机会,还是一定去体验一下的,我也向往象鱼一样在海里游一游,于是,和老公商定好一家三口一起去潜水。
  
   三亚的第一湾亚龙湾,海,是那种蓝绿色,也是极不安分的,一会儿,原本阴暗低矮的天空变的亮堂起来,阳光撒在海面上,游客熙攘穿梭,我们穿着衣服就奔向海边,任海水调皮地冲撞身体,儿子更是兴奋,让我们一边一个,架着他踢着翻滚着涌来的海浪。这里很热闹,但不能让人充分地呼吸海水的味道。过了一会,我们被拉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潜水,游泳了。
  
   可能三亚的海滩很多,我们去的那个海滩是什么地方,我居然没有记得(很不好意思),只知道到了那里,老公就迫不及待地报名,参加潜水了。幸好,我提前准备好了泳衣,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我们三个已经把游伴抛在后面,一起穿上潜水衣,被汽艇运送到潜水基地。儿子穿上潜水衣,特别象小蓝猫,挺好玩。每个人都有一个教练,也许我从没有让儿子这样去独自体验一种他从来没有做过的游戏,我稍微潜了一下水,就浮出水面,寻找儿子的小脑袋。“妈妈,我看见鱼了。”那个小家伙的动作居然比我还快,旁边的教练却一脸的无奈,“我是强按着他的脑袋进入海底的,他死活不肯在下去玩了。”“妈妈,那些水迷了我的眼睛,进到我耳朵里怎么办啊??”看来我不用担心儿子了,至少他可以跟他的教练在海面上漂流了,躺在大海深处,仰着身体浮着养养神也很不错。
  
   于是,我请求我的教练重新带我进入海底。带上眼罩鼻罩,氧气瓶,深呼吸,潜入海底。这时,我感到我的世界立刻安静下来,整个世界只听得到我粗重的呼吸而没有其他别的声响,这是一个只有我的世界,生活的种种都被抛在了水面之上,下面的我,充分的展开四肢,自由地舞动,没有任何的限制,让我感到,我似乎在水中飞翔,就是那种感觉,轻盈地任海水穿透衣服,任意挥舞自己的四肢,做想做的姿势。这里的海水因为没有受到污染而显得清澈见底,阳光透过海水折射到海底的那群珊瑚礁上面,时而,有斑马花纹似的热带鱼从面前游过,我伸出我的手,想触摸一下这深海的生灵,却怎么也触摸不到,它们总是乖巧地从我身边溜走了,我微笑着看着它们迎面游来,同时,用脚去触摸那些生长了很久的珊瑚礁,有着地的感觉。我一边用右手打了个OK的手势,一面用左手向下指,那意思是让教练带我去更深处去看看,去看大海中更多的奥秘。谁知道,教练提溜着我就浮出水面,说到时间了,妈呀,就这一会?我还没玩够呢,回头一看,老公儿子已经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只得上岸去寻。
  
   脱了那身皮,顿时轻松了很多,四处寻找老公儿子,生怕我被丢了,还好,看到一个大个子带着一个小不点在四处巡视,我们又汇合了,忽然看见一个比我们晚潜水的同伴比我们还早上岸,他说他潜水有点恶心,还好,我们家还算经得住考验的。老公有租了三个救生圈,教儿子学狗刨去了。而我,找到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下,任海风拂面,享受着难得的悠闲。忽然发现海边是看免费泳装秀的最佳场地,大多因为是游客,大多都是外地人,苗条的身材,白皙的肤色,五颜六色的泳装,惹得不少回头率。那种场景,可以定格成一幅画,留在我的记忆深处了。碧海蓝天,和随时泛起的白色浪花,远处郁郁葱葱的矮山头,奋力在海边戏水的老公儿子,让我有一种久违的温暖。
  
  
   晚上,我们在三亚度假村安顿,晚餐,是比较有名的三亚的生猛海鲜。海鲜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诱惑,因为我奶奶她老人家是诸城人,父亲又随她在青岛住过,所以,我与海还算有缘,因此,吃海鲜是我的强项,倒是老公不怎么感冒,可把我乐坏了。在席间还听说谁吃海鲜过敏,我就纳闷,为什么吃海鲜还过敏?我宁愿和一桌过敏的人吃海鲜,还不让我吃一天一夜?那些生猛就不说了,反正我吃的很过瘾,倒是一种美食,我吃的也很好吃,希望能给诸多已婚女人介绍一下,人家说,要栓住男人的心,就要栓住男人的胃,所以,这道菜,兴许还会有用,还是能挽回男人的心的。“椰子盅”,还有个典故,说有一年江青去海南,有个椰子掉在她身上,惹的她很不高兴,因为当地有个说法,椰子落谁身上,就证明谁不是好人,所以江青一怒之下就要下令把所有的椰子树全砍掉,给江青做饭的厨师知道后,很着急,便对她说,如果他用椰子做出一种美食,能让江青满意,就请她收回成命。于是,“椰子盅”诞生了,同时,也挽救了海南的椰子树,当然,这只是我道听途说,至于有没有这码子事,只有江青她自各知道了。我们那天晚上每人一个,喝汤有一种奶香,还有椰子的甜甜的香喂,里面放有鸡块什么的,真的很特别。老公甚至准备把椰子壳带回家,当盛酒的盅。
  
  
   最后一天,是去天涯海角。
  
   那天天有点阴,厚厚的云层是在海南很少看到的,云压着海,有点压抑。我们进入游览区,看到被海风打磨的已经没有棱角的岩石时,我内心有点悲凉,难怪,古人有多少文人墨客一提天涯就是伤感的字眼,“浮世浮名能几何,致身流落向天涯。”这天涯,就成为一种象征,一种看尽世间红尘的象征。在天涯看海,的确有一种走到天尽头的感觉,那里的海浪,也特别的大,冒着泛白的泡沫,象女人们洗衣服撒上洗衣粉冒的泡泡一样,但海边的泡沫产生的要迅速的多,这些刚刚赶上走在海边的人的双脚,那边又紧赶着来了。儿子又拿出他的拿手好戏,脱光了衣服在海边嬉闹,大个子领着小不点,寻找是否有好看的贝壳,于是,我在一旁,悄悄地照了好几张,他父子俩,在一起的时间少的可怜,老公忙着仕途,忙着男人应该忙的事情,儿子对他有一种畏惧感,难道这次旅游,让这两个男人,在一起,抛却所有的烦琐,这么轻松地在一起游玩。而我,更深情地注视着我的这个大男人,此刻,在天涯海角,瞬间觉得他是如此地值得我去呵护,去为他付出我的全部,没有谁能替代这个高大的北方大汉,我心甘情愿地,为这个男人,为那个裸体的小男人,付出我的所有的爱,因了天涯,我把手轻轻地交给这两个男人,心已满足,真的,真的满足了。更希望,他们和我的手牵地越来越紧,不光走到海南的天涯,走到海南的海角,还要走到生活的天涯,一直到老。再回头望天涯,天涯已经被我们抛在身后了。  
  
  
   尾声:
  
   海南之行就要结束了,我们回来的那天,飞机在深圳停留,我带着儿子闲逛,看到机场有个小书店,就抬脚进去了,浏览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本《诗僧的天涯》,翻开一看,因了神秀大师的开悟诗“身是菩提树,心如明净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才懂得六祖慧能的开悟诗“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不由,心中冒出这句话“天涯过后又天涯。”网上的天涯,点击鼠标即可能到,海南的天涯,甩点银子也能到达,只是,这人心的天涯,何时能触及的到呢?随着飞机轰鸣声,身后,天涯离我越来越远,而手中一本天涯,心里一个天涯。

  友情链接 诚招首页友情链接PR>=3、alexa>1万 请联系QQ1090972158
 
 
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免责声明联系我们付款方式友情链接网站地图返回首页
本站提供服务:三亚旅游 三亚自由行 三亚酒店预订 三亚自由行线路 三亚自由行酒店 三亚自由行价格 三亚家庭旅馆预订
三亚度假公寓预订 三亚旅游度假 三亚旅游价格 三亚旅游攻略 三亚一日游
地址:海南省三亚市大东海广场瑞海购物城312铺位 电话:0898-66601688 邮箱:404965790@qq.com QQ:404965790
版权所有:三亚海之信旅行社有限公司  
客服系统